秋菊舞秋水 秋来秋又去
文章作者何海燕 新闻来源盐业公司网站 新闻日期2017年3月10日 责任编辑石港 阅读次数691
 

     九月末,我回到了小时候居住过的地方——古都西安。
     西安是一个古老的城市,是一个文明的城市。它在历史的长河中亲眼见证了“文景之治”、“贞观之治”、“开元盛世”的鼎盛辉煌,它又在无情的岁月中经历风雨的磨难,往日这个帝王们希冀长治久安、长久平安的长安城也几度衰落,无数次的战火曾让它满目苍夷,改革开放又让它焕然一新。我驻足于钟鼓楼,看车水马龙,看高楼建筑参差不齐。飒飒西风里,思绪万千……

秋来
      没有春来时的俏皮可爱,没有夏来时的热情洋溢,没有冬来时的银装素裹,秋天来临在世人的眼里似乎只有哀伤。
      秋天到来仿佛是孤苦的到来。杜牧用“天阶夜色凉如水,卧看牛郎织女星”为我们营造了一副忧愁的画面。秋夜里的石阶冰凉如水,失意的宫女静静地坐在寝宫里凝视牛郎织女星。杜牧的两句诗入木三分地刻画了失意宫女的孤独生活与凄凉心境,用一个小小的宫女为我们展现出千千万万个痴情女子因为无情的帝王家而终身孤苦的残酷事实,而秋天仿佛就是那些宫女容貌老去,惨遭抛弃的象征。
      曾在街角的某个角落看到,一个中年男子挽着一位青春洋溢的少女。少女提着最新款的包包,笑得花枝招展。可是我又在另外一个嘈杂的菜市场看见一个中年妇女用她那长满老茧的双手捧着青菜,为了几毛钱跟商贩絮叨。不同时空经纬里出现的两位中年人,也许曾是一对夫妻,也许不是,但那一定是某个中年女人的悲哀了。我们不能否认中年男子与中年妇女之间的爱情,也许时光倒退二十年,中年男子也曾像挽着青春洋溢的少女般亲密无间地拥簇过中年妇女。也许相爱的时候许下的海誓山盟是刻骨铭心的,也许许下诺言的那一刻彼此都是真心的,只是当初的他们也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变,他们也没有想过刻骨铭心的誓言会在柴米油盐的日子里消磨殆尽。步入人生之秋的中年妇女没有输给少女,只是输给了时间。古人云“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不惑之年的我们仿佛是落日前的一片秋叶,失去了豆蔻年华的天真灿烂,失去了青年时期的热情洒脱,失去了胶原蛋白的脸颊,枉然留下了“人比黄花瘦”的凄凉,冷暖自知。
     “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秋天也演绎着收获的壮观。也许你可以在春日里看到风景秀丽的花团锦簇,也许你可以在夏日里看到樱桃渐熟,也许你可以在冬日里想象瑞雪兆丰年,可是只有在秋日里,你才可以感受田野里成熟的稻穗颔首低垂,带给人们一份仓廪丰盈的踏实和喜悦。无论是在桃花盛开的春日,还是暴雨雷霆的夏日,亦或是雪花飘飞的冬日,你都看不到“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这样的壮观,看不到“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的豪情。
     长安城里,也会看到六旬老者含饴弄孙,儿孙绕膝前,幸福安度晚年。长安城外,麦田里的收割机,披着落日余辉,隆隆作响。四十多岁的丈夫接过妻子递过来的水杯,仰头灌下……妻子体贴地擦拭着丈夫额头上的汗水。我相信这不是个体,这也是千千万万个幸福家庭的缩影。在这富有文化气息的古城,在这寓意收获的秋日,我相信感恩胜过忘却,相信有情胜过无情,相信真爱胜过背叛。

秋菊
      深秋,树木凋零,脚下是随意散落的金黄色落叶。它们在落日的余辉下变得醒目,让人感伤却又无可奈何。可是放慢脚步,抛弃心中的杂念,驻足于此,却还是闻到空气中浓郁的菊花香。
      在玉华宫,我观看了千亩菊海。颜色缤纷、形态各异的菊花让我流连忘返。一眼望过去,映入眼帘的是诗一般的画面,该怎么描述心中的画卷呢?如果非要用言语来表达,我想说那是一片蔚蓝的天空,绚丽的七彩;那是一缕泉间的溪流,波光的水面;那是一段晓月微澜的涟漪,一场美轮美奂的舞姿。
      菊花因为它总生长在偏僻的地方,不与春日满园春色争艳,不与夏日飞扬飘逸的杨柳嬉闹,不与冬日盛放的红梅比艳,菊永远那么与世无争,菊当之无愧花中隐士。我记得周敦颐在《爱莲说》中写道“菊,花中隐逸者也”。因为菊花最低调隐逸,所以才胜过李唐诗人最爱的牡丹吧。每当想起陶渊明,我的眼前便浮现一副世外桃源之景:一簇簇的菊花在院子里静放,娇美的蝴蝶在花丛中翩翩起舞。菊花向来不以娇艳的姿色取媚于人,而是以素雅坚贞的品行见美于人。所以热爱菊花的陶渊明才会一身傲骨,“不为五斗米折腰”,所以陶渊明才会有“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闲适自在吧。
      如今,置身尘世的我很难像陶渊明那样挥一挥衣袖隐居山林,很难像陶渊明那样心无杂念、淡泊名利,但菊的高贵、菊的坚贞,在我的心里和血液里一直是钙质一样的存在。
      心里也有片菊海,于尘世中,是我一叶扁舟于波澜壮阔大海里歇息的港湾,是我不断用灵魂抒写和刷新的梦境,是一场值得以生死相许的美丽情缘!

秋水
      古人热爱水,水代表人类一切美好的品质。春天的水太过浮躁,夏天的水太过喧闹,冬天的水冰凉刺骨,唯有秋天的水沉稳安静,犹如人历练后的从容淡定,冰冷但不刺骨,温和但不喧闹,恰恰正好。“上善若水”,水泽被万物却不争名利,永远处在众人所不注意的地方,无声无色,在方而方,在圆而圆,姿态万千,随遇而安。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秋天的水是冰凉的,是历尽沧桑的,却又在山穷水尽时仍给人希望。生命当中,我们在追求爱情、事业、学问的时候,勇往直前,后来却发现前面并不是康庄大道,有时是一条山穷水尽的绝路,此时此刻心中的失落难过难以掩饰。可是只要换一个角度来想,即使是没有路途可走,那就静静地坐下来,仰望天空吧。不妨静下心来,自在、愉快地欣赏大自然的美景,体会宽广深远的人生境界。“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当心情释然时,希望的火苗定将重新燃起。时光流逝,不惑之年的我也应该享有这样的豁达恬淡吧。

秋去
      如果说命运像大海,那么岁月就像一条条溪流,藏匿于山水之间,姿态万千。
      岁月流逝,季节轮回,亘古不变。人的一生也有四季。一二十岁灿烂如春,朝气蓬勃;二三十岁热情如夏,干劲正强;三四十岁沉稳如秋,淡定、从容不失睿智;四五十岁活力渐失,迎来冬天。人生如四季,但人生又不尽如四季。朱自清在《匆匆》中讲过,“燕子去了,有再来的时候;杨柳枯了,有再青的时候;桃花谢了,有再开的时候。但是,聪明的,你告诉我,我们的日子为什么一去不复返呢?——是有人偷了他们罢,那是谁?又藏在何处呢?是他们自己逃走了罢,现在又到了哪里呢?”时光就这么无情地流走,四季会轮回,大雁南飞来年又会飞回,满园花团锦簇谢了来年又会再盛开,但是人生永远不会重来,走了就是走了,永不再来。
      秋天的离去就像是旅途中的一趟列车,有的人一路坐到终点,迎来人生的冬天,然后寿终正寝。有的人没到终点就下了车,留给亲人两行清泪。我仍然难以忘却中途离去之人所带来的遗憾。
      记得一位初中同学的父亲四十多岁时,在病痛的折磨中突然永远离去。如一段溪流,没有流进大海就已经在途中消失殆尽。同学失去了父亲,同学的母亲失去了丈夫,同学兄弟姐妹一家三口的重担全压在同学母亲的肩膀上。遭此变故后,那位同学变得极为安静,我不知道怎么才能安慰他。突然有一天,听见班主任压低声音劝他不要辍学。听到这个消息,我吓了一大跳,仿佛要承担这个不幸的是我。我知道他的成绩一向很好,辍学原因就是因为父亲的离去带给他的打击太大了。我把希望寄托于老师的恳切挽留,或者他的家人能突然改变主意。
      置身事外的我们永远不能感受当事人的痛苦,任何的言语在苦难命运的面前永远那么苍白。我踌躇在教室门口不知该怎么安慰他,一向唯唯诺诺的他最后决绝地离开了校园。记得跟他最后一次见面是在一个暑假的前几天。在那个我走过无数次的校园门口遇见了行色匆匆的他。他似乎要刻意躲避,却又惶惑地迎上来,礼仪性地打招呼,微笑着擦身而过。我怎么也忘不了他从嘴角浮出的一丝羞涩的又无比温暖的微笑。因为那微笑,我也好像释然了,那个压在心底无比沉重的东西倏忽间就无踪无影了。我甚至还记得,那天,我穿着粉色的短袖,蓝色的牛仔裤,马尾被简单地挽在脑后……
      后来听同学说他去了外地打工,年少便已尝遍世间冷暖,饮尽沧桑。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初那个文静的少年,现在也早是人父了吧。虽没有见过,却不能不祝福他一切如意安康。
      人到四十如秋来,或走向失落孤苦,或满载收获笑容可掬;人到四十如秋菊,那是一种历经磨难后的从容豁达,那是看穿世俗后的冷静自持;人到四十如秋水,随遇而安但仍然心怀希望,笑看花开花落;人到四十迎秋去,如溪流一般的命运,潺潺奔波,回归大海……

  上一篇:
  下一篇:冬忆
  网站版权与免责声明:
1、 凡本网站文章作者注明“中盐宁夏商业集团”的所有作品,其版权属于中盐宁夏商业集团网站所有。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文章来源:中盐宁夏商业集团网站”。
2、 凡本网站注明“摘自...”的所有作品,均转载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文章来源,并自负法律责任。
主办单位:龙8国际_龙8国际娱乐(唯一)官方网站_龙8国际 承办单位:宁夏商务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08 by www.chinasalt-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